电商平台吐槽打假投诉:“通知——删除”真的好难

时间:2016-04-25 13:58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秩名
 

  法制日报——法制网 □ 林静 郭晓东

  目前,以百度糯米、滴滴打车为代表的一些大型互联网公司,为推广业务对使用其网络平台的交易双方进行补贴,而一些不法分子则利用互联网公司网络监管等漏洞进行“刷单”,出现了虚拟交易骗取公司补贴款的现象,甚至出现了职业“刷客”,给互联网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对于此类刷单行为检察机关应当进行分析,准确适用法律,切实保障市场经济秩序,维护互联网企业的利益。

  网络刷单的行为表现

  一、以滴滴出行为代表的打车软件刷单。北京滴滴无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滴滴公司)为吸引客户,对新注册的滴滴打车的乘客发放优惠券,乘客下单打车后结账时使用优惠券进行结算。行为人刷单的流程一般为:行为人先从网站上获取虚拟手机号,然后使用虚拟手机号领取嘀嘀打车优惠券,之后就使用虚拟手机号登录滴滴乘客端发出打车订单信息,并使用注册的司机账号接单,虚构打车事实后使用乘客端选择打车优惠券向司机客户端进行支付,付款给司机账号,再通过提现的方式将优惠券钱款占为己有。

  二、以百度糯米为代表的团购网站刷单。电商平台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正在持续加大。

  今年3月14日,马云在阿里巴巴集团业务会议上重申:阿里打假战队和预算将不设上限。在此之前的2015年底,阿里已额外新增200名员工专职配合政府有关部门打假。

  目前阿里官方公布的唯一数据是,2014年前三季度,其知识产权线上维权通道——“IPR投诉平台”共受理了各类权利人投诉近54万单。

  今年3月,“电商”特色并不鲜明的微信也发布数据称,2015年7月截至当时,微信收到了上万次相关帐号涉嫌售假侵权的通知。

  在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多元治理结构中,电商平台担负重要职能。从几十万件级别的投诉到千件级别的诉讼案件,电商平台的投诉——处理机制发挥了重要的过滤作用。

  但现在,电商平台在疲于应对这些投诉的同时,开始反思和吐槽,他们究竟有没有能力处理这些投诉。

  谁有能力审查侵权?

  《侵权责任法》第36条确定了电商平台在接到知识产权侵权投诉时的处理原则,该条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这也就是所谓的“通知——删除”原则,这一原则最初只适用于网络版权保护,此后扩展至商标权保护。

  接近立法人士透露,正在起草的《专利法》修订稿草案中,也加入了针对专利侵权发生时,网络平台的“通知——删除”义务。

  这无疑增加了电商平台的审查难度。“对于电商平台的工作人员来说,我们很难赋予他一个责任,说你必须要具备专利技术审查能力和技术判断能力。”4月21日,在法治周末报社举办的“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研讨会”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张晓津说。

  “超出了平台判断能力的情形是否可以免除平台的处置义务?以避免由平台来颁布实质上的行为禁令。”阿里巴巴法律专家周多在研讨会上说。

  事实上,即使是法院也很少未经判决就对专利侵权诉讼实行诉前禁令。诉前禁令是指法院在判决前发布禁令,要求案件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张晓津介绍,对诉前禁令,“其实法院是非常谨慎的。到目前为止,从我了解到的信息是,北京各级法院只对两起专利侵权案件采取过禁令”。

  “这两起案件的共同点是侵权行为比较明显,容易判断”,张晓津介绍。

  如何减少恶意投诉?

  但对于电商平台来说,既要保护知识产权,又要防范滥用知识产权。有知识产权领域人士介绍,2015年“双十一”前夕,一名汽车后备箱相关技术专利所有者向某电商平台发出了约7000起投诉,要求删除这些竞争商家的产品链接。

  “不少‘知识产权蟑螂’或者‘知识产权流氓’,专门在特定的节假日,双十一、圣诞节、春节期间发送恶意侵权通知。”研讨会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产庭法官陶钧说。

  多名电商平台人士表示,实践中侵权、恶意侵权并存,如果过分信任投诉人,因为投诉人的一纸通知直接将店铺商品下架,则可能让卖家失去抗辩和举证的机会,误伤商家的正常经营权,而如果确系侵权,则又可能因为侵害后果加大而要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有过恶意投诉记录的权利人,是否可以限制甚至取消他的投诉权,而只能够通过行政和司法途径来解决争议,或者采取其他提高投诉门槛的措施?”阿里巴巴法律专家周多在研讨会上说。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王迁建议,可以通过增设“反通知与恢复”,让被投诉方有机会提出抗辩,通过“反通知”将被删除商品重新“上架”,如果双方仍然存在争议,权利人可以通过诉前禁令、直接起诉、请求行政机关处理等程序另行解决。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中关村法庭庭长李颖也认为,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应该鼓励提高“通知”的门槛,包括相关技术要件的比对、是否落入保护范围的比对等。

  李颖还建议,可以通过设置价格过滤机制、一些诚信技术分析的方式,加强对侵权行为处理和监控的准确性和及时性。此外,还可以通过电商平台和保险公司合作,引导商户进行投保,商户因售假被投诉的时候,保险公司提高其投保金额,以经济手段来约束不诚信商户。

  周多介绍,阿里巴巴正在推行诚信投诉机制,通过投诉人和卖家的诚信分层,制裁不诚信、恶意的投诉行为。百度糯米系百度公司旗下O2O生活服务平台,百度糯米为了在全国推广其自身业务,会与当地的一家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委托该公司负责在当地审核商家的资质。行为人刷单的流程一般为:行为人一般为与百度签订合作协议的公司负责人员,行为人先用他人的身份信息注册虚假的餐饮店铺,利用自己负责审核合作商家资质的职务之便,伪造虚假店铺的资质及照片,并通过网络发给百度公司。百度公司进行形式审核后,行为人将虚假店铺签约为百度糯米的商家。之后,行为人从网上购买多个他人的糯米网账号,随后开始用这些账号在这个虚假店铺进行下单,从而骗取百度糯米网的补贴款。

  三、以淘宝网为代表的购物网店刷单。在淘宝网等购物网站上具有网络经营资质的卖家,为了提高网店等级以获取更大的经营权限,或者增加所售商品的声誉以扩大产品的销售数量,通过“刷单者”的虚假购买或评论,制造一种产品畅销且服务良好的假象,并在事后向“刷单者”退还购物款项,同时支付一定报酬。此外,随着刷单行为愈演愈烈,网络经营中还出现一种“恶意刷单行为”。

  网络刷单的刑法分析

  一、购物网店刷单的行为定性。对于网络刷单行为不能一概而论,要加以区别和分析。购物网站上单纯为了刷信誉而进行网店刷单的情况,刷单行为人既没有实际支付款项,也不会获得所购商品。这种情形下的刷单,消费者和商家均不会因为网店的刷单而遭受直接的经济损失。对于此类单纯为了刷信誉、刷好评的刷单行为,应该由电子商务监管方面的行政法规或行业规范进行调整。

  此外,一些网店会雇佣专门的刷单行为人对与自己存在竞争关系的网店进行恶意刷单,当刷单行为人捏造的虚假信息在网络上被公开,或者通过其他途径得以散播时,就会损害交易商品信誉,对网店的经营造成影响。如果网店经营者的损失过大,或者情节达到严重的标准,刷单行为人及其雇佣者就可能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此时的刷单行为,在破坏网络交易秩序的同时,也会触犯刑法的相关规定。

  二、以刷单骗取补贴的行为定性。不论是刷单骗取滴滴公司的打车券,还是刷单骗取百度糯米公司的团购券,此类刷单行为人均采用相似的手法骗取网络公司的补贴,其本质是一样的,均为一种虚假网络交易行为,表现为线上交易的正常性和线下交易的虚假性。

  责任编辑:赵颖

  1 2 下一页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三农法制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村村通·一路发三农信息化168网站群平台成员·全国三农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中农兴业工程指定网站
三农法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7 sannongfz.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20904号-58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33号
联系邮箱:nongcunhzsw@tom.com  客服电话:010-56021399 010-80449558
业务QQ:    客服QQ: